您的位置: 狗万控股_万狗网址 戒赌吧_狗万 合法吗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第407章 相爱容易相守难

第407章 相爱容易相守难 (1/1)

小说名称《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作者:碧蕊白莲??更新时间:今天19:56更新??字数:2286

这一日早上,岸本正义刷干净牙齿,上完厕所,洗过澡,穿戴整体之后,是才从三楼卧室走了出来,直奔一楼小饭厅而去。

他一如既往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面。他刚一坐下,依旧是习惯性的从旁边拿起一份日本主流报纸在手上进行翻阅。

没过多久,酒井理惠走进了小饭厅。她一进来就抬起右手示意在屋内的女仆暂时出去。女仆懂了女主人的意思,走路不带风的迈动脚下的步子是默默离开了。

酒井理惠走到小圆桌的跟前,右手再次一抬是直接拿在了岸本正义正在看的主流报纸,然后就把左手上面拿着的一本《文春周刊》是直接“啪”的一声拍在了桌面上。

岸本正义一看见《周刊文春》就明白,这事儿肯定和自己脱不了干系。他早就心里面有数,毕竟深田恭子还亲自给自己打过了电话。

自己原本误以为酒井理惠没有在第一时间过问,是因为不相信。现如今看来,是自己错了。

“怎么,换口味了?”酒井理惠徐徐地坐了下来,阴阳怪气的问道。

岸本正义本就在这一个事情上面没有做过亏心事道:“《周刊文春》上面写得东西,你也相信?我该说你是蠢笨,还是单纯呢?”

酒井理惠拿起《周刊文春》,动手翻页到了涉及岸本正义的那一篇相关报道。她把大概意思给念了出来道:“深田恭子竟然出现在中央区银座一家高级会员制的牛郎店买醉。

这应该是因为她被财阀男友给甩了,成为了弃妇。据可靠消息,深田恭子前男友已经和一名刚出道的nǚyōu发展成了恋人关系。

我很想知道,那一个新人是谁啊?对了,你的老相好这么伤心难过,你就没有想过去亲自安慰一下?”

“能不能别一起来就说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岸本正义拿起桌面上的咖啡,喝了一大口道。

酒井理惠把《周刊文春》是放在了他的面前,右手食指是指向了那上面的一张照片道:“有图为证。

怎么是捕风捉影呢?你看你的老相好是面带悲伤和难过的走进了中央区银座的一家牛郎店。”

“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想去牛郎店,也可以去嘛!牛郎店本来就是给你们女性制造梦想和减压的一个地方。”岸本正义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道。

“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酒井理惠白眼一翻就扔给了他道。

岸本正义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日本虽说是发达国家,东京也是高度的城市化,极其繁华的作为世界三大都市之一,但是不代表生活在这里的女人们都会像影视剧里面演得那样开放。

大和民族本就是一个容易走极端的民族。同样,日本的女人也是容易出现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保守,而另一个极端就是开放。

酒井理惠就是保守这一个极端的代表人物。在她的脑袋当中,去牛郎店的女人就不是好女人。

其实,很好理解。就如同中国大陆在这一个时代里面,那些进出网吧的学生就往往都会被师长们视作坏孩子对待。为此,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们也会如此认可。

岸本正义经过一番沉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那你又把我当成了什么人?”

酒井理惠昂首挺胸的理直气壮道:“我有过相关的前科吗?”

岸本正义知道她又要开始翻旧账了。自己真心不怪酒井理惠。在她看来,女人都有这一个毛病。

“你知道为什么那些坐过牢的人被释放出来之后不久,又会重新走上原有的犯罪道路吗?

那就是因为社会里面的普罗大众仍旧用歧视的眼光在看待改过自新的他们。哪怕他们想要重新开始好好地生活和工作,也不容易被社会所接纳。

他们这一些人不容易找到正经的工作,于是就被逼无奈的又回到了过去那一种不好的状态。法官判了一年,社会判了一辈子。”岸本正义平静道。

“既然你都改过自新了,那么为什么《周刊文春》还会牵扯上你?”酒井理惠不接受他这一种解释道。

“人红是非多。目前,我们硬金集团是蒸蒸日上,各项事业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所以,我……”岸本正yìjiě释道。

酒井理惠没有等他把话给说完,直接就打断道:“在这一个事上面,《周刊文春》怎么不说其他名人,就专说你?

它没有说深田恭子和某男明星搞在一起的绯闻,却怎么偏偏又是你?还有那一个刚出道的女艺人,怎么不和有名的男明星搞出绯闻来进行一个炒作,又还是你?”

“你还让不让我吃早餐了?”岸本正义直言道。

“你还吃得下啊?你不给我说清楚,我们都别吃了。”酒井理惠面露少许怒气的脱口而出道。

“你到底是心里面的醋坛子打翻了,吃醋呢?还是单纯的生我的气呢?”岸本正义突然有点搞不清楚道。

“我生自己的气。”酒井理惠言简意赅道。

“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岸本正义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道。

“我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偏偏爱上你?”酒井理惠还真不是在他面前装模作样的自责道。

“我怎么就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爱上了你?”岸本正义依葫芦画瓢的学着她说话的句式也说出了自己真实的心里话道。

酒井理惠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相爱容易相守难。她要得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岸本正义要得是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瞬间,两人就不约而同的处于了一种静默状态。整个小饭厅内完全达到了一种落针可闻的程度。彼此都审视着对方,想要说点什么,却又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知道就这样的过了几时,岸本正义首先打破了沉寂道:“你慢慢吃,我不吃了。我早上还有一个重要的商务会见。”

他话音一落,就站立起身的离开了餐桌。自己可真没有找借口脱身,确确实实地有一个重要的商务会见在等着他。7